• <tr id='18613'><strong id='3852c'></strong><small id='9bc47'></small><button id='e965c'></button><li id='09882'><noscript id='1a856'><big id='2c9e9'></big><dt id='ad80d'></dt></noscript></li></tr><ol id='95656'><option id='58271'><table id='e3536'><blockquote id='38948'><tbody id='e045d'></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09e24'></u><kbd id='ad259'><kbd id='c3fb0'></kbd></kbd>

    <code id='4b98e'><strong id='0a1ea'></strong></code>

    <fieldset id='edf83'></fieldset>
          <span id='d6489'></span>

              <ins id='82d76'></ins>
              <acronym id='0a201'><em id='23457'></em><td id='a0bc5'><div id='20f03'></div></td></acronym><address id='9aeca'><big id='5d8ba'><big id='598c6'></big><legend id='7ac09'></legend></big></address>

              <i id='78eb1'><div id='31683'><ins id='411c3'></ins></div></i>
              <i id='7221e'></i>
            1. <dl id='cc8bd'></dl>
              1. <blockquote id='29a5b'><q id='432ca'><noscript id='f3020'></noscript><dt id='05dd6'></dt></q></blockquote><noframes id='3a55f'><i id='fd97c'></i>

                [大牌彩票]手機廠商的2020:廝殺、吞并、大洗牌_騰訊新聞

                時間:2019-12-31 03:03:08 作者:鳳凰資訊 熱度:99℃
                迅雷彩票

                5G和生態,無疑是2020年手機行業競爭的主旋律。而中小廠商,恐將面臨生死存亡的惡戰。

                全文4627字,閱讀約需8分鐘

                文丨夏一哲

                編輯丨唐鈺婷

                12月12日,魅族科技在微博拋出“如何第一時間體驗魅族17?”的話題。盡管次日“揭曉”的活動是“年度影像大賽”,然而為自家首部5G手機魅族17挑選官方樣張攝影師的噱頭,無疑是在為5G時代造勢。

                不管5G能否給中小廠商帶來市場洗牌的機遇,至少會釋放出巨大的增量。在5G的元年,4G手機的需求逐漸疲軟,而5G的基站數量還遠未達到徹底消退用戶“持幣觀望”情緒的地步。

                手機廠商們也沒閑著,在試探性發布5G手機緊跟潮流的同時,IoT生態場景的爭奪也愈演愈烈。

                5G和生態,無疑是2020年手機行業競爭的主旋律。而中小廠商,恐將面臨生死存亡的惡戰。

                2020的手機市場

                進入11月,用“投石問路”來形容中國5G手機的市場,已經不太恰當。

                根據中國信通院的統計數據,11月國內5G手機出貨量達到507.4萬部,已經超過之前10個月出貨量的總和。同月,逐漸萎靡的4G手機出貨量為2829.9萬臺。

                這意味著,每賣出七部手機,就有一部是5G手機。

                2019年11月不同網絡制式手機出貨量及占比

                超過500萬臺的出貨量的背后,是跨越了覆蓋范圍有限、手機單價較高兩條鴻溝的消費者。

                由于基站投入成本較高、有固定的建造周期,5G服務的范圍依然有限。根據工信部的統計,目前我國已經開通的5G基站約為12.6萬組。而根據初步估算的數據,2020年要新建68萬個5G基站,屆時才能力爭覆蓋全國所有地級市。

                除了覆蓋范圍,價格也是5G產品的一大“痛點”。國內最早發布的5G手機中興AXON 10 Pro售價4999元,華為 Mate和vivo NEX的新機都在6000元上下,相對便宜的小米和vivo iQOO也都在3500元以上。

                考慮到Redmi推出1999元的K30 5G在1月就會正式發售,中低價位5G手機的發布潮將讓需求的釋放指日可待。

                換機潮讓廠商們垂涎欲滴,但是如何吃這塊蛋糕,無疑需要仔細琢磨。畢竟,隨著上游供應鏈越來越成熟,賣點難尋,差異化競爭越來越困難。

                手機廠商間的競爭,則呈現出賣點越搶越激烈,子品牌越來越多的特征。

                賣點需要“搶”,一是因為上游供應鏈集中化程度加劇,硬件同質化嚴重,上游的話語權漸重;二是因為國內市場競爭確實激烈,反應稍慢,就會失去賣點。

                手機的很多關鍵部件,已經集中到頭部的一兩家廠商之手。

                以手機芯片為例,自聯發科掉隊來,只剩蘋果、華為和三星有自研處理器的能力,其中三星還常在自家旗艦上混用高通處理器。

                這就導致小米、OPPO和vivo三大安卓廠商,均受制于高通驍龍的研發和供貨。高通最初發布的X50 5G基帶只支持NSA(非獨立組網),無疑拖慢了安卓陣營的布局,華為則憑借巴龍5000搶占了先機。

                手機屏幕的集中也頗具代表性,除了華為只用京東方的屏幕外,其他手機廠商的旗艦機型基本都會選擇三星的屏幕,彼此間的差距主要在于調校。

                尤其是中高端手機搭載的AMOLED屏幕,三星在AMOLED的市場占比長期超過90%,京東方則在華為的強力扶持下,才占有一席之地。隨著AMOLED的技術越來越成熟,對LCD呈替代之勢。三星憑借著深厚的技術積累,在供應鏈的話語權將越來越強。

                2019Q3智能手機AMOLED屏幕出貨量占比

                相機競爭的格局也大致類似,目前核心零部件CMOS多出自索尼和三星之手;屏下指紋技術,則集中于匯頂科技和Synaptics兩家……既然大家能“堆”的料都差不多,那么“搶賣點”似乎就在所難免了。

                年初的Redmi發布會舉辦前夕,榮耀業務部副總裁熊軍民“科普”索尼imx586和三星GM1“真假4800萬”。而在發布會上,小米創始人雷軍則稱榮耀發布卻未實際發售的4800萬像素手機是“搶自己的賣點”、“PPT手機”。

                雷軍發布會現場直播截圖(來源:網絡)

                作為處理器領域的“香餑餑”,首款搭載最新驍龍旗艦處理器的手機,無疑是廠商們爭奪的焦點。通常情況下,“全球首發”的是三星旗艦,“國內首發”的是小米旗艦。

                不過,隨著競爭愈發激烈,這個“賣點”自然要搶。驍龍855推出后,就有聯想“順手”首發Z5 Pro,而后小米拉高通站臺,掀起“真首發”的反擊。驍龍865發布之后,廠商們也標榜出了“國內首發”、“首批首發”等不同賣點。

                不管是手機性能的安兔兔跑分,還是DXO的相機評分,都是這一階段激烈競爭的縮影。

                經過了數年的“搶賣點”和“造噱頭”的大戰,手機市場在2019年進入用多品牌覆蓋不同細分用戶的階段。

                當小米以“戰斗天使”的命名上攀價位時,vivo的iQOO和OPPO的Reno已成圍追堵截之勢;OPPO用Realme回國下探千元機市場時,紅米則更名Redmi護住小米“極致性價比”的基本盤……

                從“搶賣點”到打造子品牌,越來越激烈的競爭逼迫手機廠商不能“坐以待斃”,而是要將“戰火”引到其他廠家的陣地。

                從2019年的整體情況來看,iQOO、Reno和Realme都打響了知名度,盧偉冰操盤下的Redmi也接住了“極致性價比”的基本盤,而全年只發布一部走量數字旗艦的小米,則成為了最大的失意者。按照盧偉冰在采訪中的說法,這是有意為Redmi鋪路,而2020年才是小米的發力年。

                2019年第三季度,市場風向突變,IDC和Canalys的統計數據都顯示,華為在Q3的市場占比已達到42%,出貨量的同比增幅超過60%。除了蘋果之外,其他廠商的市場占比均有大幅下滑。華為的崛起固然有5G非獨立組網的優勢,也離不開國際局勢的“助力”?!百u點”和子品牌,都在外力的作用下失效。

                2019年Q3中國前5大智能手機廠商出貨量對比

                從“搶賣點”到布局子品牌,手機行業在2019年呈現出從打造爆款到滿足不同群體個性化需求的趨勢。只是越來越高的跑分數值和已經攀升到億級的手機像素還能否打動消費者,姑且存疑。

                場景生態:老戰場的新思維

                除了在手機市場上拳拳到肉的近身肉搏外,手機廠商也將更多的目光投向了生態領域。

                雖然目前無法預估5G會不會給IoT設備的連接帶來變革式的改變,但是廠商們無疑想搶占更多的場景入口。除了手機這一入口外,智能音箱、智能穿戴設備和智能電視,都有潛力成為IoT設備的控制中樞。

                短短兩年時間,中國已經一躍成為僅次于美國的第二大智能音箱市場。根據Canalys的統計,2019年第三季度,全球智能音箱市場同比增長44.9%,達到2860萬臺。雖然亞馬遜依然是一枝獨秀,但是阿里巴巴、百度和小米均躋身前5,其中阿里巴巴和小米的增速均達到77%,百度的增速更是達到290.1%。

                2019年Q3全球智能音箱廠商出貨量對比

                Redmi在近一年品牌獨立之路中,也推出了自己品牌的智能音箱,79元售價比小米小愛音箱Play還要便宜20元。在解釋會不會與小米產品“打架”時,已經升任小米中國區總裁的盧偉冰認為,Redmi需要在樞紐化產品上發力,智能音箱和智能穿戴設備均被點名。

                智能穿戴設備領域的競爭也已持續了多年,但是其作為智能家居的入口,歷史要短的多。蘋果早在2014年就發布了智能家居平臺HomeKit,以縮小版iPhone為設計思路的Apple Watch自然支持通過HomeKit來實現智能家居的控制。

                而在穿戴設備上支持語音助手,則是另一種技術思路。2018年9月,華米推出了自己旗下的首款智能手表,AMAZFIT內置的小愛同學就支持語音控制11類智能家居;而2019年的小米手環4,則是將設備的價格門檻拉低到200元以內。

                作為家庭中最大的一塊屏幕,電視作為控制中樞的角色也頗受期待。不管是三星、LG還是索尼等傳統廠商,都已經實現通過語音激活的形式來實現智能家居的控制。

                入局電視賽道的手機廠商雖然越來越多,但很難說對電視的產品帶來了變革,因為不管是產業鏈還是系統平臺,已經相對成熟。

                在生態鏈這么一個“老”戰場上,值得關注的還是各個廠商的思路和打法。

                在手機市場上略有失意的小米對生態鏈越來越倚重。小米將“性價比”的思路不斷遷移到其他賽道,電視、空調、洗衣機、冰箱……小米和米家的商標已經覆蓋了大多數大家電,而其旗下的生態鏈企業,如云米,已經將產品線拓展到油煙機、燃氣灶、熱水器等家電。

                但是,生態企業間的協同性也為小米生態鏈的戰略帶來了潛在的隱憂。今年小米自己推出的智能手表,無疑是華米旗下手表的直接競爭對手;生態鏈企業石頭科技和云米都有掃地機器人產品,不僅自有品牌間要競爭,而且也要與低毛利的米家產品競爭。

                華為今年因為國際貿易沖突,屢屢站在輿論的風口。在IoT領域,華為最大的動作莫過于進入了大屏領域,只不過產品不叫智能電視,而是叫“智慧屏”。目前來看,語音助手、前置攝像頭、家居控制和手機聯動等功能都不能算革命性的改造,但是鴻蒙OS的整個生態,則展現了一種新的整合思路。

                華為生態的另一個亮點則在HiLink生態。從2019年上半年的業績統計來看,該生態已經喜迎了260+品牌、3000萬+用戶,連接IoT設備超過了1.4億。

                在打法上,HiLink更顯示出一種“傾略性”。華為選擇與房地產公司合作進入前裝的思路,無疑是打破了原來搶占連接入口的競爭方式,從用戶接觸產品的源頭而不是連接入口形成“排他性”。

                華為全屋智能戰略(來源:華為)

                生態的最終趨勢,應該是開放的。小米雖然在生態鏈上產品眾多,但最新推出的多模網關,已經支持蘋果的HomeKit。

                對于手機廠商來說,不同生態之間的競爭、自有品牌和生態品牌的競爭恐怕仍將持續。

                在12月初舉辦的OPPO未來科技大會上,陳明永認為,未來將不存在純粹意義上的手機公司。這不但宣告了OPPO也將投身生態的戰場,而且也再次驗證了生態將是手機廠商競爭的焦點。

                2020年,生態場景下的競爭是手機廠商廝殺的又一個重要戰場。不過,不同廠商的進入時間差距很大,后來者在產品線的豐富度上趕超可能性不大,如何去構建一個能容納更多玩家的生態,恐怕才是廠商們2020年發力點。

                第二梯隊廠商:2020年將是生存之戰

                “三劍客”或隱退或離去,黃大掌門重新出山,魅族在2019年依然是中國手機廠商第二梯隊的領頭羊之一。但是,這第二梯隊,生存空間已經越來越小。

                根據IDC的統計,2019年第三季度,“其他”廠商的出貨量為510萬臺,不到去年同期出貨量的一半,市場占比也從去年同期的12.1%下滑至5.1%。

                2019年魅族最大的新聞,不是起價1999元的魅族16T,也不是跟進驍龍855 Plus的魅族16s Pro,而是創始人黃章用“對公司來說能掙錢的就是人才,虧錢的就是費財”來評價“三劍客”之一李楠的離去。在他看來,擔負沖擊銷量的魅藍對利潤的貢獻度并不大。

                “小而美”的魅族,真的是越來越“小”了。從2016年的2200萬臺,到2017年的1630萬臺,再到2018年的千萬臺,魅族的出貨量的三連降,印證了中小廠商目前的窘況。

                中小廠商出貨量的下滑,不只因為4G末期需求的萎靡,更是因為在硬件同質化嚴重的當下,聲量本就式微的二線廠商,更難搶到“賣點”——研發資金落后、供應鏈缺乏話語權,中小廠商想打開局面越來越困難。

                雖然中國的消費者依然對價格非常敏感,但品牌的口碑和背書也日漸重要。天貓發言人在官方微博上抽獎送售價4999元首款5G手機中興AXON 10 Pro 5G,轉發量不足1600條,而代還花唄、任天堂游戲機甚至是冰棒和羽絨被抽獎,都能得到數千到數萬的轉發參與。

                (來源:天貓發言人官方微博)

                “搶熱點”的策略,對于中小廠商而言,不僅“難搶”,而且效果有限。聯想比小米9提前2個多月占下了首發驍龍855的“熱點”,正式發售的時間也更早,但不管是自身的產能還是市場的需求,都沒有能力動搖市場的格局。

                這種差距更體現在“雙十一”這樣的線上促銷的較量上。根據京東公布的排行榜,除了在品牌榜的末位還能看到國內二線廠商的身影外,單品銷量前十被榮耀、iPhone和華為瓜分,榮耀更是占據7席。

                京東雙十一手機銷量排名(來源:央視網官方微博)

                隨著一線廠商通過子品牌的形式進入細分賽道,中小廠商想走差異化競爭的道路將越來越困難。

                至于IoT生態,中小廠商一沒有足夠的資金投入,二沒有流量入口的吸引力,不管是自己拓展產品線還是吸引生態伙伴都缺乏籌碼。

                筆者認為,在5G時代,中小廠商的市場空間固然將被進一步壓縮,但如果委身于家電廠商的IoT生態,算是一種出路。

                2020年,自己做手機沒什么進展的格力,也許會想著收購某家手機廠商。只不過,董小姐看中的恐怕不是這家手機廠的銷量或技術,而是作為智能設備的用戶邏輯和運營思維。

                RECOMMEND

                聲明:本文內容由互聯網用戶自發貢獻自行上傳,本網站不擁有所有權,未作人工編輯處理,也不承擔相關法律責任。
                下载老友内蒙古麻将 捕鱼24小时兑换现金 网赚广告联盟 单机旧版捕鱼达人3 长春麻将小鸡飞蛋手机版下载 快乐扑克时时彩 捕鱼来了弹头怎么换钱 一起玩温州麻将官网 捕鱼可以赢微信红包 qq麻将手机版官方下载 二分彩哪个平台好